uncategorized

讲情更要讲理——读《文心》有感

练习写作时,常常感觉词不达意,于是在网上搜寻关于写作的指导,找到了《文心》这本书,是夏丏尊和叶圣陶两位先生在1934年为中学生写的关于读和写的书。全书分了32课,涵盖了修辞,语法,词汇,诗词,文章组织,读书笔记等诸多作文相关的语文知识。读完收获很大,挑一处精彩的来分享一下。其中,第六课是:“知与情与意”,文中提到:

我们的心的作用,普通心理学家分为知、情、意三种,知是知识,情是感情,意是意欲。对于一事物,明了它是什么,与别的事物有什么关系?这是知的作用;对于一事物,发生喜悦,愤怒或悲哀,这是情的作用;对于一事物,想把它怎样处置,这是意的作用。

情意如不经知识的驾驭,就成了盲目的东西。

文中举的例子,放在80多年后读今天仍然适用。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,街上到处是抗日的标语,例如:

“扑灭倭奴!”,“杀到东京去!”

骂日本人为倭奴,是愤恨的表示,是情。想要扑灭日本人,杀到东京去,是一种希求,是意。但是,考虑到实际,这都是一厢情愿的胡说,跟泼妇骂人“畜生”“杀千刀”差不多。骂完之后,人家不会变畜生,也不会挨千刀。

类似一厢情愿的胡说还有很多种。

面对喜欢的姑娘,只说“我喜欢你,所以咱俩好吧!”,没有“对方也喜欢你”这个“知”,遭到拒绝简直就是必然的,因为这是一厢情愿的胡说。

面对自己伤害的人,只说“对不起,我知道错了,所以请你原谅我吧!”,没有“用行动来弥补,直至一切恢复原状”这个“知”,是不值得原谅的,同理,因为这也是一厢情愿的胡说。

常说的“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”,情和理缺一不可。只讲情,解决不了问题,越讲越糟糕,使矛盾升级。

比如《欢乐颂》里小樊的母亲,用亲情来绑架小樊,根本不讲一句道理,面对前来讲理的小樊的朋友,小樊的母亲干脆当街撒泼。只讲情而不讲理,折磨了小樊,父母也不舒服,酿成家庭的悲剧。

反之,只讲理不讲情,未免让人感觉冷酷无情,仅有的那点儿理也很难让人听进去。

说到底,“知情意”的“知”是道理,是逻辑。情和理缺一不可。写文章也是如此,首先要逻辑严谨,再辅以情来渲染,最终归于意,从而达到沟通的目的。

廣告

Sh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