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categorized

脱离孩子气

mountains.jpg
海明威有个短篇小说《白象似的群山》,几乎通篇都是两个人的对话。主题是堕胎,男的明明希望女的去堕胎,却假装尊重女的看法;女的根本不想去,却又假装愿意。

文中有这么一段话:

女主角望着远方连绵的白色群山,若有似无地说:那些山看起来像一群白象。
男:我从来没有看过什么白象。
女:你是不会看过的。
男:我也许看过,你有什么证据说我不曾见过?

女的在说自己看到远处群山的感受,男的却没有去体会这感受,而是理性地回应自己没见过白象。女的话里有话地说“你是不会看过的”,而其实她真正的意思是“为什么你不懂我”,男的只听到字面意思,然后孩子气地强行辩解反驳。

诚实地说,我曾经很多次都像小说中这个男的一样,只能听到字面的意思,却听不到背后的意味,注意力集中在每一个字眼上,却不去思考对方为什么这样说。

小说里,女的感性,男的理性,对话的结果并不理想,后来女的实在是听不进去男人的话,甚至一度让男的立刻闭嘴。理性不是不对,只是小说中男主角理性的层次实在是太低了,他的理性只是着眼于当下,而没能着眼于全局。

更高层次的理性应该是以第三者的角度来观察自己,不仅要知道自己当下正在做什么,还要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。

借助于摄像头,可以体验一下低层次的旁观,知道自己当前正在做什么。

为了好玩,我曾把刚买的行车记录仪打开后放在客厅,镜头对着沙发录像。最初我还有点拘束,因为感觉正在被监视,但是很快就忽略了它的存在,放松下来。后来在电脑上查看视频时,发现镜头里的自己熟悉又陌生,我看到的事实跟我的感觉相差很多。我感觉自己是比较安静的,但是当快进视频时,才发现自己会不经意重复一些小动作,看起来很滑稽;我感觉自己是友善的,但是录像中面无表情的样子,实在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欠揍样。

这个视频给我带来了一些小变化,当我再次重复那些小动作时,我开始有意识地控制自己,在说话的时候也尽量有意识地面带微笑。因为这个视频强制让我自省,就像有镜子的地方人们通常会更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一样。

虽然镜头可以相对容易地从外部观察自己在做什么,但是镜头不是处处都有,而且不能实时查看,而主动的反思就不存在这样的局限。我觉得最简单的反思方式就是自问自答,可以经常问自己:

我正在做什么?

我是在和对方沟通,还是在和对方吵架,还是在和对方冷战?我是在强迫对方接受我的观点吗?我是在情绪的控制下为所欲为吗?

我为什么这么做?

我是为了保全面子吗?我是为了避免窘迫吗?我是为了证明自己正确吗?我是为了惩罚对方吗?抑或是为了倾听对方的观点,了解对方的感受?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?我是为了幸福的生活而做这些吗?为了幸福的生活我应该做什么?

经常问这些问题,就相当于主动给自己架设了一个可以实时查看的摄像机。通过这台摄像机来反思自己,是脱离孩子气的一个开始。

廣告

Sh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