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: 2017

0

一本关于孩子的百万巨著

题图:from Maoqi 上一次读的百万字巨著是《平凡的世界》,这一次是《美国儿科学会育儿百科》。还没有宝宝,先把这书通读了一遍,相对于拖延症来说,我觉得这可能叫提前完成症。书的封面上写着全球销量超过450万册,这么好的一本书,出版了20多年才卖出450万册,应该还有很多父母没有看过,不免觉得有些可惜。你可能会说:“中国的孩子为什么要看美国育儿机构出的书,美国的就好?中国跟美国不一样!”是的,国

0

韩国大选在即,总统给我打电话了

在韩国工作生活多年,我对韩国政治并不关心,但是最近总统大选太热闹,各种宣传信息满天飞,躲都躲不掉。 本来在公园里跑步,远处马路上,某党的宣传队在用高音喇叭播放宣传歌,魔性之强以至于宣传车已经走了,那旋律和名字仍在脑中单曲循环。老婆干脆继续跟着哼唱,搞得我哭笑不得。 这种大街上洗脑式的宣传并不稀奇,当年朴槿惠参加选举的时候就经历过一次。不过,这次选举出了新花样—电话和短信宣传。 前些天下午,我接到一

0

倾听的方法

今天学习了一个TED视频Five ways to listen better-5种令倾听更有效的方法 演讲者推荐的五种更好地倾听的方法是: The first one is silence。每天都拿出3分钟让自己安静下来,让听觉系统进行重置和调整。 Second, I call this “the mixer.” 尝试从听到的混合声音中分辨各种声音的类型、来源。 Third, this e

0

投资:在韩国购买美股

我对股票市场一无所知,但是在读了李笑来的《财富自由之路》专栏之后,决定拿出收入的一小部分购买GAFATA的股票,也就是google,apple,facebook,amazon,tencent,alibaba的股票,采用定投的方式进行。具体来说就是每月定时定额(收入的10%)购买上述公司的股票,而不管当时价格的高低。 做了决定,也获得了老婆的同意,三个月之后,我终于开始行动了。人在韩国,所以步骤可

0

书在于读

图文:from Maoqi 说起读书,有种鄙视自己的冲动。因为也厚着脸皮在老公的公众号里发过好书推荐,给别人一种阅尽万卷后从中推荐好书的错觉,其实我只是比较幸运,买书之前仔细挑选,看过之后发现恰巧大部分都不错,刚好可以推荐出去。但是自己目前是什么样的水平,我自己心里清楚。所以才有了看不上自己、希望可以随时督促自己的想法和做法,那就是写下来。万一中的万一,如果有朋友和我一样,也需要这样一声督促,需要

0

关于跑步,村上春树教会我的那些事

作者:Maoqi 花了一周的时间断断续续将村上春树的《当我谈跑步时,我谈些什么》读完。在读这本书的一周里,我的日常是跑步游泳、兼职翻译、写作练习。用老公的话说就是,我过上了他梦想中的生活:读读书,写写字,跑跑步,游游泳,像村上春树一样。在这里,先感谢老公,是他以每天按时上下班(还经常加班)为代价,让我可以在无经济压力的情况下,过上这样自由的生活。 这本书在以下几个方面彻底刷新了我的观念: 对于一

0

错误不可怕

人总是会遗忘,就像脑海中有一个橡皮擦。为了对抗遗忘,可以用影像,用纪念品,去留住那一刻。手机里的一张照片,书架上的一个玩偶,都能帮你找回一段过去的回忆。然而,通过相机留下的光影永远是外在的,不管镜头是朝向他人还是朝向自己,能看见的是一张张的面孔,看不见的是大脑中的想法和感受–是心智。 通过一张张的照片,我们能看到镜头下容颜的变化,时间流逝容颜衰老。相比容颜的变化,我觉得心智的变化、成长更重要。这种

0

小说课

写在前面的话:我在二月份看完了《小说课I》,三月初看完了《小说课II》,这期间虽然也看了其他书,但心里始终放不下。于是,这两天又把《小说课I》看了一遍。如此令人念念不忘的,当然是这本书的魅力:小说的魅力,让你发现小说魅力的魅力。 作者是台湾“最会讲故事”的人—许荣哲。看完这本书之后,我认为他也许不一定是最会讲故事人,但一定是最会看懂好故事好在哪里的人。 以下,是我觉得本书中很精彩的一小部分: 例

0

缓解眼疲劳的一点经验

曾看过海伦凯勒的《假如给我三天光明》,她在1岁半时,因为生病成了一个又盲又聋又哑的孩子,但是她凭借着顽强的毅力不断学习,学会说话,考上大学,获得学位。在震惊之余,我最强烈的感受是庆幸,庆幸自己拥有健康的身体,庆幸自己能看到这个世界。 眼睛是了解这个世间最重要的器官,比起聋哑,我最怕瞎。相信很多人都会同意这句话,但是同意是一回事,在实际生活中真的重视是另外一回事。大多数人都是嘴上同意,身体不行动,我

0

灼人的秘密

我曾离家出走过,那大概是小学一二年级时的事情。晚上,我生气地走出家门,父母并没有在意。我想离开这个家,却又不敢远去,因为周围漆黑一片让人害怕。于是,我找个地方悄悄地躲了起来。 那是一个废弃的狗窝,就在家门外五六米远的地方,依着一个小土坡而建,两侧用石头砌起来,顶上有一个大石板作为盖子,前面还有半块石板作为遮掩,是一个很好的躲藏的地方。似乎过了很久家人才发现我不见了,开始慌忙地四下寻找。 如今,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