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categorized

写给赵赵:明知玩游戏无益,为什么停不下来?

赵赵,你问我“明知道老玩游戏不好,把这些时间用来背单词看书会更好,可是我为什么拿出手机还是想玩?”,这曾是我们共同的难题,你愿意坦然面对,我也把我的想法写给你听。

一生只爱一个人

今年我生日的那天傍晚,你拉上病床周围的帘子,世界瞬间安静下来,变成只有咱俩的空间,喧嚣变得遥远。在病床上,我和你围着小桌相对而坐,你削着果皮,脸上笑容洋溢,我们随意说着话,你的笑容是那么的好看,觉得只要能看到你的笑脸,做什么都值得,我觉得幸福。纤纤小手让我握着,让它变成我的袖。

你并非真的快乐

你面无表情,眼睛盯着ipad,手指时不时点一下屏幕,你在玩游戏。玩游戏让你觉得快乐吗?你也说到,游戏结束时后悔没干点别的,有空落落的感觉。我跟你一样,在电脑上捣鼓了半天却一无所获时,也觉得空虚懊恼。

然而,当你学习后跟我分享时,你读书情不自禁笑出声时,我觉得那时的你是快乐的,你觉得呢?

我期待

一起成长

看了不少心理学的书,明白幸福是来自于内在的。外在的金钱达到一定程度之后,就对改善幸福感没什么作用了,这时候更重要的是内在,是内心的丰盈。我会努力提高自己去赚钱,我做好我能做的,而对于各自内心的丰盈,还需要我们各自的努力。

去创造美

少玩游戏就有更多时间,才有机会去培养更有意义的兴趣爱好,让自己的灵魂更丰盈。我对这些流逝的时间感到惋惜,那虽然不是我的,但那是美好的东西,我不忍看到你美好的年华流逝在瞬间即逝的游戏上。游戏在指尖划过,却什么也没有留下。

你看到美的东西时会赞不绝口,比如别人写的文章,拍的照片,做的美食,当你评论它们时,我能感受到你一丝丝的羡慕。你有很好的审美能力,你懂得风景的美,音乐的美,文字的美,韵律的美,节奏的美,简洁的美。你还有创造美的能力,当你写的文章获得别人的共鸣时,你是开心的,不是吗?你可以去创造美好的东西。

翻身作主

你说你也不想玩,可就是控制不住。控制不住的是什么?是大脑。你变成了你大脑的奴隶。它指挥你去干每一件事,不管你是否真的应该干那件事,是否会因此而后悔。大脑贪图暂时的享乐,哪管你长期的目标。顺从它,让它牵着鼻子走,只会让我们后悔。

事实是,我们的大脑隶属于我们;而不该是我们隶属于我们的大脑。所以在清醒的时候认定的不应该干的事情,就坚决不要去干。当大脑想拿起ipad玩游戏的时候,你要对大脑说不,你可以的,翻身做主人。

为什么停不下来?

太闲

没别的重要的紧急的事情要做。还记得在我生病期间,你连ipad拿出来的欲望都没有,甚至我提议让你玩游戏时你都主动拒绝。

如果有工作的话,顶多是在干完了各种事情之后,利用很少的休息时间才来娱乐,这其实是无关紧要的。你不需要出去坐班工作,但是并不意味着要在家坐班游戏。很多人都想办法充分去利用碎片化的时间,但是在家用游戏来打发整块时间,或者用游戏把整块时间打碎,多可惜。

怎么办?

勿忘初心

还记得当初信誓旦旦写下的学习和阅读的目标和计划吗?那是一时头脑发疯写下的吗?不是的,而是因为相信有好处才那样制定目标的,是希望自己变得更好才写的,不是吗?

坚持原则

去做容易的事情还是做困难的事情?容易和困难不应该是判断的标准。正确和错误才是判断的标准。 再容易的事情,如果是错误的,就坚决不应该去做。再困难的事情,如果是正确的,就应该去做。我有教训,你知道的。其实这应该是做所有事情的判断标准,你认可这一点吗?

我的检讨

你认为这些无伤大雅,不会对生活造成大的伤害。我也认为你有你的自由,都是成年人,我不应该干涉你。但是,我是你的丈夫,我想让你更幸福。你将来是孩子的母亲,我们都是榜样。

说到榜样,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榜样。因为在你身旁的我虽然看书了,写字了,但是没有什么明显的成效,没能让你感受到。那只是因为我的积累还没到。还记得李宗盛的那个视频吗?人生没有白走的路,每一步都算数。我相信耐心积累的效应。

我没能好好计划我们共同的时间。或许有时候你玩游戏是为了放松,而有时候只是无事可做,打游戏成了习惯而已。我应该帮助你的,和你一起做更有趣的事。

你有成功的经验

你担心自己会落后,担心两个人产生差距,自己变得没有吸引力,但是你却并没有采取行动戒掉游戏。你还记得当初是怎么不玩钓鱼游戏了吗?我下班进屋叫你时,你只是应一声,继续玩。当我直接或者间接地表明我为此难受不喜欢你沉迷游戏的样子之后,慢慢地,我下班回家时没有再看到你玩游戏的样子,当然我无意间发现你白天还会玩,我没有说什么,你的热情也逐渐消退,不玩了,不是吗?

我为什么不沉迷游戏?

1.我没时间。不需要用游戏来打发时间,所以我根本就不会开始一个游戏。

2.我有目标。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做,比如读书写字,每天积累,让自己成长。

3.我有动力。想过更富足更有品质的生活,那就需要提高自己的价值,从而获得更好的收入。

生活大爆炸里的天才谢耳朵也玩游戏,但他也只是在定期的游戏之夜才玩。你当然可以玩,但是要更从容,更清醒地玩,你作主,知道何时起,何时落。

真正的困境是:你不知道失去了什么。

廣告

Share